検索

【读书】依恋面面观



  在自然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各种动物的幼崽跟随着自己的母亲:小象跟在大象后面迁徙,小鸭子跟在鸭妈妈后面划水,小猴子紧紧攀在猴妈妈身上,日常生活中,也经常可以看到小孩粘着自己的妈妈——这些现象显得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应当,以至于一般人很少会去深究其中的道理。不过,发展心理学家正是基于这些现象,对人类的依恋关系进行探讨,这也是《依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

  作者约翰·鲍尔比是英国著名的发展心理学家,他出生在二十世纪初,很早就接受了精神分析的教育。不过他和传统精神分析的路数很不同,弗洛伊德提出过许多关于婴幼儿心理活动的观点,但这些观点,都是在他和成年人的工作中,对他们的描述进行提炼和推断形成的,弗洛伊德本人其实很少和婴幼儿有现实接触。约翰·鲍尔比则正好相反,他对青少年、婴幼儿、母婴互动,以及其它动物与幼崽的互动,进行了大量观察,在此基础上提出自己的观点。这就造成许多人刚开始阅读弗洛伊德和约翰·鲍尔比时不同的感受:弗洛伊德的观点显得有些神秘,难以置信又难以反驳,约翰·鲍尔比的观点则清晰、明了,很容易在日常经验中得到印证。

 什么是依恋呢?科学家们通过观察发现,猕猴、恒河猴、黑猩猩、狒狒等灵长类动物,在婴儿出生后最早的几个月里,母亲都会努力保证婴儿和自己一定程度的接近:婴儿抓不住母亲时,母亲会给予支持;婴儿离太远的时候,母亲会把它拉回来;当有老鹰在头顶盘旋或有人类过于接近时,母亲就会把婴儿抱起来;即使婴儿有想要离开的倾向,母亲也不会允许它离开。

  婴儿也会表现出对母亲的接近,一些养育灵长类幼崽的科学家就有很多这样的经历。有研究者收养了一只十六周左右的小狒狒,发现每当出现一个很大的噪声或者突然的移动时,小狒狒就会跑到她那里,绝望地抓着她的腿,养育十天后,小狒狒再也不允许照顾者离开它的视线。另一只被人类养育的黑猩猩,在四个月时已经可以顺利走路了,但除了午睡的一小时以外,它会像个婴儿一样挂在养育者身上,直到晚上把它哄睡。


  母亲和婴儿都想彼此靠近,鲍尔比把这一现象称为“依恋行为”,它和“筑巢行为”、“交配行为”、“养育行为”一样,是动物生存繁衍所必不可少的行为模式。

  动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依恋行为呢?有人会说:幼崽当然要黏着母亲,母亲给它提供食物啊,如果不黏着母亲,它不久得饿死了吧?——这种说法看似有道理,实则不然。与鲍尔比同一时代的心理学家哈里·哈洛用恒河猴做了一个很有名的实验,来解答这个问题。他把刚出生的小猴子和母亲分开,单独放进一个笼子里,里面有两只替代母猴,一只母猴是铁丝做的,上面有一个可以提供奶水的橡皮奶头,另一只母猴是绒布做的,但不能提供任何食物。结果发现,小猴子只有在需要吃奶的时候去找铁丝母猴,其他时间则依偎着绒布母猴。可见,依恋行为有着提供食物之外的意义。

  这个意义就是安全感。依恋行为能确保幼崽最大限度得到母亲的保护,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长大。从进化上讲,越是高级、复杂的动物,所谓的“幼态持续”时间就越长。也就是说,幼崽出生后,需要更长的时间跟随成年动物生活,由此获得更丰富的经验和更强的适应能力。而依恋行为的作用,就是让幼崽在这一阶段受到成年动物的充分保护。


  前面讲了动物的依恋行为,人类的依恋行为又是怎样的呢?相比动物,人类婴儿的依恋行为更加丰富,至少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观察到:

  第一类,婴儿会发起和母亲的互动,并维持这种互动,比如迎接母亲的到来,靠近她,触碰、拥抱,攀在她身上,把脸埋在她腿间,注视她,呼唤她,对她说话,挥手示意,微笑。

  第二类,婴儿会通过跟随母亲,黏着她,哭泣等方式,努力避免和母亲分离。

  第三类,如果和母亲分离时间过长,或者环境让婴儿有压力,那么重聚的时候,婴儿不仅会有迎接的反应,也会有回避、拒绝和矛盾的反应。

  第四类,婴儿探索外界或者玩游戏时,会把母亲当作一个“安全基地”,感到警觉时会回到母亲身边;也会把母亲当作一个“加油站”,不时回到母亲身边,和母亲黏一会儿,再离开去玩游戏。

  第五类,陌生人的在场和靠近,会让婴儿产生恐惧和退缩的行为。


  这些行为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鲍尔比认为,依恋行为,是个体身上一个安全调控系统产生的,这个系统的目的,是要降低婴儿受伤害的风险。这个系统同时存在在母亲和婴儿身上,当其中的任何一方感觉到有危险、有压力时,就会发起一些高度亲近的行为,从而减轻焦虑感,增加安全感。当安全感充足时,婴儿的其它需要,比如探索外界,就会超过依恋的需要,婴儿就会从警觉状态转变为安心玩耍了。这个时候,母亲也会暂时放下保护职能,开始做其它事情,比如觅食。当再次感觉到有危险时,母亲和婴儿又会停止当前的活动,寻找并靠近对方。

  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一个游戏“老鹰捉小鸡”,可以说是依恋行为的一个经典再现。扮演“小鸡”的孩子一个拉着一个依附在“母鸡”身后,扮演“老鹰”的孩子来抓他们,扮演“母鸡”的孩子张开双臂,左右腾挪,保护身后的孩子。这个游戏能让孩子乐此不疲,恐怕是因为,它激活了孩子身上的安全调控系统:“老鹰”接近时产生的警觉和焦虑,让“小鸡”贴近“母鸡”寻求庇护,“老鹰”暂时离得远,“小鸡”又放松下来,还会冲“老鹰”做鬼脸。有时,一只“小鸡”险些被“老鹰”捉去,侥幸逃脱,就会生“母鸡”的气,埋怨她没有保护好自己。

  在人类身上,依恋行为不仅出现在童年,还常常延伸到成年期。比如谈恋爱的时候,恋人之间常说:“不要离开我——”“不要抛下我一个人——”这种感情正是从婴儿对母亲的依恋之情发展而来。另外,对人类而言,为个体提供安全保障的,不仅有父母,还有各种各样的团体、族群、国家等等,我们对这些事物也会产生依恋,比如海外游子回国时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终于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这种情感,和一只暂时走丢了的小猴子终于找到母猴,扑进它怀里时的心情,本质上是同源的。




  了解依恋,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什么启发呢?

  首先,依恋可以帮我们更好地理解孩子的行为。比如刚吃饱的婴儿哭泣时,家长会觉得TA是想得到关注,于是把TA抱起来,却发现TA哭得更厉害了。有时这是因为,就像我们前面说到的,分离之后再重聚时,孩子不一定都会很高兴,也有可能混合着抗议、愤怒和绝望,有可能TA要宣泄之前想要而得不到的压力,也有可能TA不知道能不能再信任这个依恋对象。又比如,当孩子不得不离开自己的依恋对象时,很可能嚎啕大哭,要对方回来。成年人也许会觉得这是被宠坏了,但对孩子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依恋反应。

  还比如,很多人会发现,婴儿吮吸奶头,并不仅仅是为了得到奶水,即便吃饱了,婴儿还会有吮吸的需要,有时候哭闹起来,只要一把奶头塞进TA嘴里,就会立刻安静下来,以至于人类发明了“安抚奶嘴”来安抚哭闹的婴儿。这种吮吸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从依恋的角度看,出生不久的婴儿视觉系统还没有发育好,也还没有学会分辨母亲的声音,这时候,只要咬住母亲的奶头,婴儿就能确认自己是和母亲在一起,感到安全,情绪就会慢慢平复下来。

  讲到如何用依恋来理解孩子的行为,许多家长可能会有一个疑问:如果总是满足孩子的依恋需求,陪在TA身边,关注TA,让TA黏着自己,这样会不会宠坏孩子呢?对孩子来说,到底做到什么程度才合适呢?

  鲍尔比认为,这个问题和另一个问题是类似的:许多家长都会问,要给孩子吃多少食物才合适呢?这个问题目前已有比较公认的答案,就是在最初几个月,要跟随婴儿的指引进行“按需喂养”,TA想吃的时候就给TA吃,如果TA拒绝食物,也不要勉强,食物摄入的次数、分量和时间,都由婴儿自己来调控。除了少数例外,大部分孩子都适合这种喂养方式。

  依恋也是一样,鲍尔比指出,在普通家庭里,最初几年,应该由孩子来决定,TA想要多少陪伴和关注,家长就提供多少。如果一开始就让孩子来做决定,他们似乎天生就能调节自己的“依恋摄入”。

  那这种依恋的“按需喂养”要维持到什么时候呢?在动物界,我们可以观察到,当幼崽成长到一定阶段时,母亲会把它们从自己的巢穴里赶出来,或者给它们施加压力离开自己。对人类而言,这种“依恋的断奶”又该什么时候进行呢?

  很遗憾,这个问题目前并没有结论,而且很难形成结论,因为在人类身上,这会受到文化的影响。西方文化中,这种依恋断奶进行得很早,孩子成年以后,就成为一个独立的社会人,和父母互动比较少。东方文化又是另一个极端,旧式家庭里,祖孙几代都生活在一起,不论年纪多大,几乎所有家庭成员都受到最年长男性的控制和保护。即便在当今社会,真正意义上的“核心家庭”也不多,孩子成年、结婚生子后,还和父母保持密切联系,年轻夫妻在婚姻和育儿问题上,有时会因为和原生家庭捆绑过于密切而危机重重,“妈宝男”这类词的出现,也说明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母婴依恋持续的时间过长并不是什么好事。

  依恋研究带来的另一个启发,是关于更换依恋对象给孩子带来的影响。许多家长忙于工作,会把孩子交给老人或保姆来抚养。有些人甚至认为,孩子小时候不懂事,只要在生理上照顾好就行了,等到上学时再接回自己身边,照样可以培养起正常的亲子感情。



  其实,婴幼儿的所谓“不懂事”,体现在他们并不知道法律意义上谁是他们的父母,也不知道谁在赚钱养活他们,他们只知道,饥饿的时候是谁送来食物,半夜惊醒是谁来安慰,想被抱时是谁伸出双臂,感到害怕时又是谁在身边——对他们来说,这个人就是最重要的人,不论TA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亲戚或者保姆。把孩子交给老人抚养,会给孩子带来一个挑战,就是有可能孩子还没成年,生命中最重要的依恋对象就已经去世——在心理上,这相当于父母早亡。而由保姆抚养的孩子,保姆离开时,会感觉像和亲人分别一样。受影响最大的,是那些幼年时期频繁更换依恋对象的孩子,比如由保姆带大,而父母频繁更换保姆。这样的孩子没有机会形成稳定的依恋关系,即便身体上受到精细的照顾,心理状态也和那些孤儿院长大的、时常更换照顾者的孩子类似。

  那么,从依恋的角度来看,父母究竟应该怎样养育孩子呢?我们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

  1 早年,针对孩子的依恋需要,最好进行“按需喂养”。

  2 最好给孩子安排稳定的抚养人,即依恋对象。这个人最好是父母,如果不是,也要尽量确保稳定,不要频繁更换。

  3 如果父母是在别人的帮助下抚养孩子,比如保姆,就要尽量多和孩子互动,这样更有助于形成依恋关系。

  4 敏感、及时地回应婴幼儿的需求,也有助于依恋关系的形成。

  以上就是依恋研究给我们养育孩子带来的一些启发。

  有些人可能会问,既然依恋关系那么麻烦,它的作用又只是保障孩子的安全,那有没有可能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让TA发展依恋关系,让TA成长成为一个谁也不依恋的人呢?

  有这样想法的人恐怕不在少数。不少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成功、独立、不需要任何人。在一个过度强调竞争的社会里,关系的意义会被低估,对关系的需求,会被认为是短板,比如在谈恋爱时,就有所谓“谁先动情谁就输了”的说法。

  的确,依恋关系是五味杂陈的,有被保护的安全感,陪伴的亲密感,也有分离时的焦虑和恐惧,丧失时的悲伤和绝望,有时甚至会因为依恋了一个不合适的对象而备受伤害。尽管如此,依恋关系在许多人生命中还是意义非凡。正如《还珠格格》里紫薇说夏雨荷那段家喻户晓的台词:“我娘说,等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可是,仍然感激上苍,让她有这个可等,可恨,可想,可怨的人,否则,生命就像一口枯井,了无生趣。”

  在这里,我们也有必要把“依恋”和“依赖”区分开来。“依赖”并不是“依恋”,相反,“依赖”其实是依恋关系失调时出现的问题。如果孩子的需求没有得到及时回应和满足,TA会感到焦虑、愤怒,转而对他人提出更高的要求和更多的需要,形成一种依赖型人格。

  另一种情况是,如果孩子的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TA会压抑自己的愤怒和不满,表现出一副冷漠、不需要他人的样子。成年后,他们压抑了自己的依恋需要,对关系满不在乎,看似潇洒,也不会受伤害,但他们无法享受亲密和陪伴,表面上看像是“独立”,内心其实是“孤独”。

  其实,“依恋”和“独立”并不矛盾。在成年人之间,理想状态下,彼此可以相互“独立”而又相互“依恋”,也就是说,谁没了谁都照样能过得好,选择相互“依恋”,是增添了一份彼此信任的人际关系,从而感觉更安全、更自信、更有力量。

0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