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职业心理咨询师养成群”问答精选集(一)

图片源自网络


问:建立咨询师的个人品牌的问题,哪些渠道会比较有效?个人公众号?去一些平台回答问题?组织读书会?或者其它什么途径?之所以想要了解哪些途径更有效,是因为如果投入的时间太多,可能就本末倒置,耽误磨练专业技能的时间了。另外,建立个人品牌跟保持匿名性之间的冲突,可能出现会的问题是什么?怎么把握这个度比较好?比如公众号文章,难免会暴露一些个人经历、生活信息和观点什么的,考虑到匿名性的问题,写些什么题材和方向会比较好?要注意避免的内容是什么?

答:在我看来,公众号,回答问题和读书会都是有效的,其中线下读书会更有效,可以让潜在的来访者面对面接触到你本人,建立个人连接和信任。公众号和问答也是有必要的,可以让大家知道有你这个人的存在,愿意来参加你的读书会。

  本质上,有效的并不是某种推广形式,而是理解别人,让别人感受到这种理解。不管使用某个渠道,只要能做到共情式的回应,被共情到的人就有可能来找你——从这个意义上讲,建立个人品牌也是磨练专业技能的一种方式,二者并不矛盾。

  咨询师写公众号文章,首先一定要避免透露来访者隐私(严重违背职业道德);其次尽量避免野蛮分析他人,包括公众人物(这类文章很抓眼球,严格意义上也是违背职业道德的,但会有一些灰色地带,毕竟咨询师作为个人,也是有权表达对他人看法的);再次可以考虑避免透露个人隐私,这不违背职业道德,也吸引人,但写之前要想一想,如果来访者在咨询中用这些信息来攻击你,是否hold得住。

  可以写什么呢?参考欧文·亚隆,写点随感,案例的话直接写成虚构小说。再就是不少咨询师公众号经常干的一件事:分析影视文艺作品里的人物。


 问:如何处理色情性移情?

 答:色情移情背后有很多可能的潜意识动力,比如用爱欲来表达情感依恋、融合的渴望,或者破坏咨询,通过把咨询师变成性欲对象,来让对方的“咨询职能”失效,等等。

  背后的幻想是分析的入手点,比如幻想和咨询师抱在一起睡觉,幻想被咨询师挑逗,或幻想强暴咨询师,相应的内涵和意义都很不一样。

  具体操作,我认为分两种情况:

  1、关系还不深入时,表达对一个人的爱恋,在意识层面可能有脆弱、害怕被拒绝、羞耻、自我批评等等感受。这时咨询师可以做的,是容纳爱意的表达,探索这些感受,让来访者感受到自己的爱是被接纳,被允许的。

  2、如果关系已经很深入,两人的信任牢固,我认为在做到第1点的前提下,可以深入了解来访者的幻想,对其进行分析。

  当然,如果在关系不深入的情况下,来访者也主动说出了自己的幻想,那一般也可以分析。

  处理色情移情的困难之处,常常在于咨询师自己的反移情,这一点需要咨询师多觉察,有必要时和体验师进行讨论。


问:一个做了不到十次来访,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天确认时间时,向我提出结束咨询。接下来,我希望与来访预约最后1次做个总结,但是来访一直没有答复。(另外,在上一次咨询中来访提出过结束的困惑,但在协商后仍然同意继续咨询)这种没有答复的情况下,我可以做些什么?

答:这种情况下的确很难做什么,因为一不小心,就是主动破坏边界。但也许可以给TA发个邮件,告诉TA,对咨询来说,有一个讨论清楚的结局很重要,如果方便,还是希望回来进行。TA执意拒绝,那就没办法了。

  有时候,来访者提出要结束咨询,很多咨询师的第一反应都是协商(劝说)对方继续咨询。一些抹不开面子,或者不会拒绝的来访者,当面会答应,但心里并不愿意,于是选择在咨询间歇提出结束咨询,不给咨询师机会再挽留TA。

  为避免类似情况出现,有2个建议供各位参考:1,咨询开始的时候,就约定好,要结束咨询,必须提前一定次数提出,留出一定次数来总结。(具体次数,可以咨询师自己定,或者双方协商)。2 当来访者提出想结束时,不要急于挽留,先要讨论清楚为什么想结束。如果是误解,就澄清,是移情,就分析,是共情失败,可以道歉。来访者会希望咨询师此时关注的是来访者的感受,好奇什么地方没有做好,而不是去担心自己就要失去来访者了。


问: 对于两到三年经验的动力学心理咨询师,没有在机构全职,只是在机构挂名兼职,但其精力可以全职,没有社会资源,如何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接到更多个案(并不要求越多越好,只是觉得没有饱和),如何平衡地养活自己和更专业地发展自己的职业?

答:以下方式供你参考:

  1、写文章,开公众号,表达自己,让别人知道自己。

  2、适当降低收费,可以设置初次访谈免费,让更多人愿意来尝试。

  3、组织活动,读书会、心理沙龙、小型讲座等,少收费甚至免费。

  4、到知乎一类的平台去回答问题。

  5、结实同行,尤其是那些收费比你高的同行,如果你在他们眼里是个信得过的人,有机会时,他们会把低价个案转介给你。

  6、注意自己的价格,如果更看重经验的积累,不妨降低价格,等饱和了再考虑涨价。


问:咨询师有了自己的个案概念化,怎样让来访者更好地领悟到这点,而不是粗暴地解释?

答:解释,主要是把来访者的当下和过去联系起来,让他们意识到其中的因果关系。有了概念化以后,可以认真倾听来访者,当TA说到相关的当下问题时,先共情,再解释。比如来访者说到现在的亲密关系问题,可以共情TA:你好像害怕靠近/好像不信任对方。如果TA确认了,先等等,有时TA会自己说出来过去的不安全依恋经历。如果没说,而是转移了话题,你可以接上:这让我想起你以前说的×××××(不安全依恋的经历)。然后停在那里,等TA体会。如果能帮TA还原当时情景,体会当时感受,就算是踏上修通道路了。

问:谈话疗法在创伤治疗上会不会有局限?一些身体取向的疗法和工作坊在这方面有所尝试,但是否会带来二次创伤?

答:的确要小心二次创伤。常见的“二次创伤”有两种,第一种是,来访者表达了创伤的感受,没有被接纳。比如小时候遭性侵的女孩,回家对父母讲,父母说:也是你自己不小心/这种事讲出去你嫁不掉的……这就是二次创伤。要避免这种情况,咨询师需要小心关注自己对创伤表达的回应。第二种是,来访者充分暴露了创伤,但咨询师无法提供持续性的帮助,比如很多短期工作坊,来访者做了深度暴露,然后工作坊结束了。

  身体治疗方面,存在的可能的问题是:治疗师帮助来访者宣泄情绪的方式,有时带有一定的“强迫”意味:从身体入手,让来访者无可回避,无可防御,或者用一些情绪宣泄手段,进行引导,里面可疑之处,是关于来访者的“自主性”:TA是否真的做好了准备,一下子打开创伤?还是出于对治疗权威的迷信,放弃自主性,把自己“交托”给了对方?

  当然也看具体的治疗师如何进行引导,不能全盘否定。我认为,是否尊重来访者的“自主性”,和治疗师的素质更有关,而和流派没有必然联系。

  如果你采用的是谈话疗法,而你的来访者接触了这一类东西,通常会是个很好的契机,只要做好接纳、充分的讨论、稳定的支持,这类治疗通常能为你和来访者的工作打开新局面。

  至于说,谈话疗法是否在治疗创伤中有局限,我觉得可能是咨询师自己的“局限”,而不是谈话疗法的局限。咨询师需要设身处地去体验来访者,包括体验TA的创伤。咨询师有可能下意识不愿意体验和想象,于是启动防御,进入理智层面进行分析,情感上没有和来访者在一起,咨询自然就会没有效果.

问:如果来访者询问咨询师的资历、临床经验是否丰富、是否已婚已育、是否有某种婚姻问题……咨询师应该如何应对?

答:对资历、从业年限的询问,这是来访者有权知道的问题,咨询师如实回答即可,如果对此进行动力学分析,可能会让来访者感觉自己的合理要求被质疑了。对个人婚育婚姻问题的询问,咨询师可以问是什么让TA想到这个问题的。常见的动力学原因,是对咨询师水平的不信任,又可以细分两种情况:1 咨询开始时问。来访者想知道你是否有类似体验,认为你有类似体验才能帮到TA。2 咨询进行一段时间后突然问。很可能在提问之前不久,咨访关系出现了某种断裂,使得来访者不信任咨询师了。可以问来访者是什么时候产生这种疑问的,最好能找到断裂的原因,进行修复。另外,个人问题,如果来访者追着问,咨询师可以直接拒绝回答。


问:事后整理个案的时候,发现其实有很多可以深入的点,很多可以再具体化,再谈感受。但是现场当来访者滔滔不绝的时候,当时不会去打断,就想着“待会我要再问他这个,这里可以深入工作一下”,但是真的待会了,又想不起来之前想问的,或者又出来新的想问的问题,就感觉一个脑袋不够用,感觉错失了一些机会,本来可以抓住的,怎么就没深入呢?这种情况怎么办比较好呢?

答:越了解个案,就会发现越多可以深入工作的点,这时候就需要建立一种整体感,分清问题的轻重缓急。比如来访者滔滔不绝讲了一大段,你想到可以回应的点有好几个,这时候可以问问自己:TA这一大段的“中心思想”是什么?TA当下最强烈的情绪是什么?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最应该优先回应的问题是什么?——从这些角度出发去选择回应的方向。


如果以上问答对你有所帮助或对“职业心理咨询师养成群”感兴趣,欢迎关注该群第二期招募信息,或详询客服~


1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