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水仙男与回声女——自恋男和抑郁女的恋爱配对

心理学爱好者几乎无人不知Narcissus的故事,这位爱上自己的帅哥的名字,成了一个专有名词——自恋,标识了一整套常见而复杂的症状,人们用它来描述形形色色貌似自私、自以为是、不关心他人、觉得别人就该对自己好……等等,大体上令人讨厌的人。


然而你留意到Narcissus故事里的那位女性吗?相比之下,她在心理学文章中的存在感弱很多,甚至你读完Narcissus的故事,可能对她都没留下什么印象。


她叫Echo——回声。


八、九十年代文艺女青年的旗帜——三毛——也用了这个名字。


谁是Echo?


几乎每一个Narcissus身边,都至少有过一个Echo。就数量而言,她们甚至超越了前者。但她们极少被仔细审视。相比“一个美貌无以伦比的男性爱上了水中自己的幻影”这样桥段,Echo这个人和她的故事,显得黯淡得多。


让我们再来读一遍这个故事:


希腊神话中,Echo是一个森林女神。宙斯的老婆赫拉嫉妒Echo的美貌,让她失去了正常的说话能力,只能重复别人的话的最后三个字。


Echo爱上了河神Cephisus之子Narcissus,一个骄傲和美貌都达到极致的男子。一天,Echo带着无法遏止的爱,紧紧地跟在Narcissus的身后,Narcissus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便问:“谁在这里?”


Echo欣喜万分,却无法表达自己,冲口而出的只有三个字:“在这里。”


“不要这样。”Narcissus说,“我宁死也不愿让你来占有我!”


“占有我!”


Narcissus听了,认定这个姑娘是个轻浮的人,便满脸不屑地走了。


Echo羞愧难当,怀着悲痛的心情躲到山林深处,最后憔悴而死。


复仇女神纳米西斯为了惩罚Narcissus,让他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最终憔悴而死(一说是滑入水中而溺死),死后,化成了水仙花。(Narcissus在英语中就是水仙花的意思。而由Narcissus衍生出

Narcissism一词,意为“自恋”。)

什么是“回声”?


爱情的魅力,表层来自颜值,深层则是来自“自我”。“自恋”让人感觉“太自我”了,然而正是这种过度膨胀的自我,有种“邪魅”的吸引力,最容易捕获的,也正是Echo这样的女性。


Echo没有自己的声音。如果把“voice”一词放回英文语境中,“没有自己的声音”也常表示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主见和欲望。Echo是一个无法表达自身欲望的女性,她只能重复别人话语的一部分。


我常常听到男性在咨询中抱怨女性“不会表达自己的需求”、“想要什么不直说,非要拐弯抹角”,一些女性也并不否认这一点:“当然是希望不用直说对方就能懂我的心意,否则关系的意义是什么呢?”


男人觉得女人的想法要靠猜,而女人觉得男人情商太低。回到Echo的故事里就一目了然:许多女性无法直接表达自己的欲望,她们只能从男性表述欲望的语言中截取只言片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这样的只言片语,让女性陷入表达的两难:不说,憋得慌。说出来,羞愧难当。


比如故事里那句“占有我。”


一个直率表述自身欲望的女性应该怎样说话呢?像“操”“干”这样的词,我们根本找不到在女性语言中的对应物。说这些话的女人,要么被误解为男性(“女汉子”),要么像Echo一样,说完得找个洞躲起来。


作为美貌的森林女神,Echo的颜值恐怕不输Narcissus,但Narcissus赢在骄傲和任性。恋爱初期,人和人的接触很多时候就是自我的碰撞,更“自我”的一方征服不那么“自我”的一方。Echo这类无法表达自我的人,常常注定迷恋上Narcissus们。


她们迷恋的不是爱情,而是自己缺失的东西。这种迷恋的最大意义,并不在于成就一段佳话,而在于,在别人身上认出自己所没有的,然后回到自身,在心里培育出这种东西。


生活中的“水仙男”和“回声女”

要在生活中辨识出这些人,我们先要看到“颜值食物链”,以及颜值和自我构成的相互强化。

谈恋爱依目的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为结婚生子而恋爱,一种是为了恋爱而恋爱。第一种人会综合考虑组建家庭的各种条件:经济、阶层、智商、学历、工作、性格……颜值虽也是其中之一,但不是唯一重要的。


第二种人则更在意当下的感受和享乐,他们经常处在一个颜值的食物链里:越美貌,追求的人越多,自己越能占据主动,对别人挑挑拣拣;相反,颜值越低,越被动,越要被人挑挑拣拣。

在这个食物链里打磨一阵子,自我的感受就容易发生变化。颜值高的人变得越来越自信,甚至自恋、自负、不可一世。而颜值低的人,会承受更多羞辱和嫌弃,遭受更多自尊的踩踏,变得自卑、自我怀疑,越来越不敢表达自己。——这就促成了“自恋”和“抑郁”的两极化。

为什么是“自恋男”和“抑郁女”,而不是反过来呢?


“自恋女”和“抑郁男”都是有的,但数量上不如“自恋男”和“抑郁女”。在我们这个文化里,男孩和女孩的“初始设定”就不一样。自信、骄傲、勇敢表达自身欲望这些特质,出现在男孩身上更容易得到鼓励,而女孩,就“该”是一个乖巧的“回声”,关注、照料、顺从他人,把别人的指令当自己的欲望。


水仙男和回声女常见的故事,就是回声女被水仙男吸引,崇拜、追随、照料他,给他最好的镜映(重复他的话),继续滋养他的自我。同时,回声女的世界也打开了,借着水仙男的视角,她发现原来做人可以如此任性、肆意妄为。她把自己压抑的欲望投射到对方身上,看着对方得到满足,自己也颇感安慰。


然而代价是惨重的,水仙男常常来者不拒,对他人的奉献甚至祭献都概纳不辞。回声女处在持续的损耗中。


水仙男并不爱回声女(很少有人会爱上回声女),和她在一起,常常只是贪图对方的给予。水仙男内心真正的声音是:“我宁死也不愿让你来占有我!”即便走入婚姻,水仙男也不会闲着。

如今的情场上,相当一部分水仙男是双性恋:比起盛世美颜,性别相对是件无所谓的事。Narcissus在水中看见的倒影也是一个男性,但他似乎毫不介意。


水仙男和回声女的恋爱关系,常以回声女被抛弃、抑郁而终为结局。水仙男呢,如果没有解决自恋的问题,成长为一个成熟的男性,迟早也会像Narcissus一样,终于一场危险的爱情。


咨询室里的Echo


水仙男如果不是遇到重大人生挫折,极少会出现在心理治疗中。


回声女倒是心理治疗的常客,尤其是失恋的回声女。


治疗开始时,她们讲述的常常是同一个故事:


我多么爱一个男人,对他多么好,为他付出了多少,而他多么冷漠无情,最终离我而去/背叛我。


然后,她们几乎会问同样一个问题?


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


回声女把别人的欲望认作自己的欲望,她们的口头禅/内心台词是“我应该……/我不应该……”,水仙男则只看到自己的欲望,他们的口头禅/内心台词是“我要……/我不要……”

——在咨访关系中,回声女首先想要的,仍然是一个自己可以重复的声音:


请你说一句话,这样我就可以重复它了。/请你表达一个欲望,这样我就可以执行它了。

而对回声女的治疗目标,是要让她发现自己的欲望,表达自己的声音。


要做到这一点,咨询师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面节制自己的欲望,一面做精细的镜映——就是说,要变得比回声女还要“回声女”。


最常见的治疗败局,就是咨询师自己心中的“水仙男”被激发出来,进入一个被回声女滋养的位置:收她的钱,听她的故事,还告诉她该怎么做(让她执行咨询师自己的意志)。


当然,还有大量的回声女,投入各种宗教和邪教的怀抱,而不少宗教、尤其是邪教领袖,都是些水仙男。

回声女的未来


在心理治疗之外,回声女比较好的人生方向,是找到一个“回声男”。


这条路径有几个难处,一是有些违背本能——回声男看起来没什么魅力;二是不少回声男骨子里还是水仙男,一旦得到回声女的滋养,本性就暴露出来;三则,回声男的数量的确比较稀少。


当然,找到另一个回声女也很好。


我内心希望回声女们都找到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回声男女,相濡以沫、共同成长,而让水仙男和水仙女们相爱相杀去——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


而在公共领域,大量的回声女们需要的是一场性别文化的集体治疗,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欲望——比如《阴道独白》,比如me too。


同时团结起来,相互给予镜映和滋养。

4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