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映心倾听】我想我一定很恨我妈


图片来自网络

  网友来信:

  你好,我之前看过“怎么做才不会活得像木头一样迟钝?”那位网友的来信,觉得自己和对方的情况有些相似,也有脾气暴躁的母亲,也只能单线思考。我常常找不到东西,虽然东西就在眼前,或者听不见别人和我说话,虽然就站在不远处。(大概从八岁开始)我感觉自己的生活乱七八糟的。于是按照李瑜亮先生给的建议尝试了一下。

  我看到的是有个独自玩耍的小女孩在路上走着,开心地吃着糖葫芦。这时候有个人冲过来对着她怒吼了一声,带着恐吓意味。(那个人是我妈)我看见她呆住,整个人都傻掉了。周围都是冷漠的行人。她机械地拿着糖葫芦往嘴里送,尖锐的木签穿透了喉咙。我跑过去阻止她,但没有用。刚夺走糖葫芦松口气,又看见她拿着一串快到嘴边了。这一段画面一直循环播放,直到我放弃拯救她。她缓慢倒下,流眼泪了。我想好好安葬她,这时候她变成了一阵烟进入我的身体,成了我的一部分。(我不能接受她死掉的事实,但看见她成了我的一部分我有些恐惧)

  我眼睁睁看着她死的时候,也难受得哭了。现在哭完了很平静。在五个月前我有过类似的体验。当时我想起很多以前的事哭得不能自已,哭过后有种强烈清晰的感觉,过去的自己死掉了。我把所有社交账户的头像都改为纯黑图片,茫然了好几天。要是过去的我死了,那我现在是谁呢?我一直拒绝思考这个问题,不愿意继续想下去了。

  我想我一定很恨我妈。

  可以让李瑜亮先生给些建议吗?谢谢了。

  其实把这些都讲出来后,我感到解脱了一点,眼里的世界比之前的要鲜活。


  回信:

  当你开始关注到自己,你就慢慢触及到自己;触及到了伤心,触及到了痛苦,触及到了恐惧,也许还会触及到恨、愤怒,等等。不要害怕不要着急,不管你将触及到什么,那都是你自己那个以前无法承认和承受,但到现在终不能遗忘和无视的自己。

  对于这些从前不去碰触、不去看见的自己的部分的呈现,你觉得茫然和不知所措,不知道带着这些新的感受和态度的新的自己,将会怎么走,能往哪里去。

  如果真是一个全新的开始,那确实让人茫然,不过,人的过去、现在、未来是一个统一体,你看见的过去的一路走来的路,已然蕴含了通向未来的内容和目标。

  内心画面是心路历程的一种象征性写实。你开始受到的惊吓,是母亲的脾气,但是随之而来的更大的恐惧是发现母亲处在一种不会听见、无法唤醒的梦魇自戕状态。没有比这对孩子更恐怖的事了。母亲在做什么,孩子是不知道的,但是那股青烟却延续了下来,这股青烟是母亲的无意识,她被自己的生活状态淹没,而未能意识到它,而这个意识到、消化完成这种人生经历的任务,就延续到了女儿身上。

  是什么痛苦会让人无感,是什么痛苦会让人自戕,这是你需要去认识、去体验、去明白的。这种生命状态的形成、体验,从你母亲那传承到了你这。

  去理解、感受自己的无感,无感后面的紧张、愤怒、尖叫,慢慢看到自己这个完整的生命体的各个部分,看见它们的组成,它们的由来,它们的状态,它们的呈现。经历了所有这些痛苦,你才会对这些痛苦微笑。这是人类对命运的体验,是人类将生命的意义蕴含其中的生命的滋味。(映心堂心理咨询师 李瑜亮)

1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