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映心倾听】如何真正的突破现状



  网友来信一:

  你好,我女,36.从小受到母亲的忽视,父亲家暴控制以及亲人的欺操控等等,但是自己拥有较强的生存意识,所以一直想着突破跟自己环境现在已过而立之年,经济独立后发现很多窟窿补不回来,婚姻也破碎离婚。找了很多咨询师,看了很多心理学的书。发现认知自己已经差不多也知道心灵上需要独立成长,接纳自我,把重心回到自己身上来,然而意识层面上的认知我已经基本做到了,这几年依旧停留在意识层面上的认知。早晨和晚上都有严重的抑郁倾向,焦虑。真正感知上的话。进展很缓慢。请问除了正面接纳,自我放松意念疗法等等以外,还有其他途径吗?

  回信:

  我很共感到在你目前状况下试图改善自己帮助自己的努力的艰难,我想跟你说说,在这种状态下,接下来会走到的必然的几个步骤。这些步骤中的部分,或多或少你应该已经走过,那么请你再持续去做一些,因为有时候生命的历程比我们想象的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耐心。

  当早期的生命在你所处的环境中长大的时候,它会在生命中累年积累起很多的情绪能量。第一是恐慌,因为生命没有得到支持,是不安的。第二是愤怒,因为太多的压制和粗暴对待。第三是空洞,因为没有情感的温暖和滋养。如果只是接纳和放松,还无法让这些能量宣发流通,无法让自己免于活在这些情绪的重压之下。所以要缓解这些压力,就需要逐步去面对这三种情绪。

  第一步是面对恐慌。人比较容易知道自己是焦虑的,紧张的,比较少能够清楚直接地感觉到自己的恐慌、害怕。这个区别在于,人不能感觉到害怕的时候,她事实上是在害怕外面绷着的。她很焦虑,很紧张,但是她还是在用一个像铝合金罩那样的壳把自己的害怕包封着,很怕直接触到它。这恰恰是人最累、最无法舒解的状态。人如果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想维持镇定,一直在使劲绷着而差不多到了绷不住的程度,那么如果她干脆放弃,让自己掉入害怕里,她会感觉她的害怕是松的,是流动的,反而比以前的状态要舒服,安心了很多。

  第二步是面对愤怒。人不能真正的抒发愤怒,是因为对愤怒的对象有矛盾的状态。一方面有怨恨,另一方面又有依附和期待。因为人不管对原来的生长环境有多大的否定,她的人生观却常常还是由原来的环境所塑造的,她心理上依附的力量也常常还是取象于原来的环境。所以只有她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观和力量承托对原来的环境的依附性之后,她才能摆脱这种断离源泉的恐惧,而能够让愤怒充分畅通地抒发。

  第三步是面对空洞。空洞是无爱的空洞,是没有爱的温暖和滋补的心灵,所处在的暗淡和无生意的抑郁。爱需要从关系来,但恐慌的心会要求完全的保障,怨恨的心会常常激起不平和尖锐,所以关系的相处会变得非常难得和困难。当自己能够一定程度的陪伴自己的恐慌和怨恨的时候,交往的对象承受的压力就会减少,一种现实的眼光,一种实际而体谅的公平的关系就比较容易建立。人和人之间的柔情和温暖就会被感觉到,爱的涓涓心里会慢慢填充心中的空洞。

  这些过程是需要时间的,可能是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但在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段,你都会感觉到越来越真切地触到自己。以后也许有一天,当你回顾的时候,发现自己心中有一个含着泪花安心睡着了的孩子。(映心堂心理咨询工作室 李瑜亮)

  网友来信二:

  谢谢您耐心的回复。这个过程其实我自己都走了将近有十年,或许更长的时间,只是自己没有觉知。你所说的每一个阶段,我都有亲身的体会,我明白了您给我每一个步骤的建议。第一个步骤当中,我需要接纳自己的恐惧,哪怕承认自己害怕,也让它流动起来,松弛下去。

  第二个阶段当中,您说到要改善,需要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观和力量(承托)对原来环境的依附在这里我不太明白您所指的承托这两个字,是挣脱的意思吗?我现在正在经历也是最纠结的就是这个阶段。如果说是承托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自己要塑造一个大盘,承托他们的三观,在大盘下在建立我自己的三观。如果是(挣脱)的话我觉得这是一股撕裂的力量,在这里,我想希望您给我一个指引,两种我都愿意去做。虽然感觉是如此的艰难。

  回信:

  是一种内化的生存模式。其实内在还是只有默认这一种唯一的生存模式,所以是不敢去颠覆它的。第二步就是在自己身上辨识出这种生存模式是以一种怎么样的方式具体存在的。(映心堂心理咨询工作室 李瑜亮)

2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