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映心倾听】好多事都令我害怕和不知道该怎么办


图片源于网络


  网友来信:

  遇到困难就很懦弱,不敢面对,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应对,比如教师资格证面试考试,比如要去教讲理论知识的油画课,比如要去考希望渺茫的教师编制。因为我知道我是一个无法组织语言的人,更无法把整理好的资料转换成口头演讲,我会空白我会普通话不标准我会口吃我会没有逻辑我会害怕

  我不知道我童年的不幸被我初中时记起来是不是对我真正的影响,我不知道我爸爸的性格是不是对我的影响,我不知道我妈妈的强悍是不是对我的影响,当我看了那么多有关心理障碍的文章之后我很不愿意把矛头指向我的父母,我始终不会忽视妈妈对我学习上金钱的支持哪怕她需要低声下气去借钱也不会对我说半个字 ,听到我为了跟朋友借相机从A地跑到B地,结果没借到的心疼和愧疚,我不会忘了她眼眶湿润的把自己挂在股市上的那唯一的几千块小储蓄毫不犹豫的转到我账户上,也忘不了高三时家里上穷水尽她还一个电话一千两千就立马转给我,即便她再怎么强悍再怎么对我专政,我对没办法撇开这些去指责她同样第一次身为人母她也是在尽力做到最好,甚至超越对她自己。我没办法,去面对我母亲的不好。

  我不知道我高中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一把导火线,我总是为此感到痛苦特别时当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我一开始老是哭老是哭,注意力不集中。后来我没办法继续学习,当时高三美术集训,很贵家里很难,我放弃了学习的机会一直颓废。我的朋友,你知道我家里的状况吗!我最好的朋友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知道我的状况吗!我生病你想让我好好休息,你在某地那么近生病怎么没见你回家,。你放着我在宿舍睡一整个集训,荒唐的哭你在想什么,让我睡个够我就会去考试?我奔溃你跟我好好聊过天吗有吗?我的朋友。我很难受。我放不下。我也是记着你的好,我不敢去责怪你,我只能觉得是自己错了,错到尘埃,错到人间不值得大学没意义唯一对不起的就是爸妈的含辛茹苦。

  在大学里我还是我无法对任何亲密关系保持我想要的状态,最后我都伤害了他们他们远离了我。可是为什么又是我的错,凭什么不是他们的错!当他们靠近时我很真挚,我都会希望这即将是一段美好的友谊。可是当第一个人告诉我我干嘛那么多事去老师面前提花土,天气这么热干嘛要拖着她上课,我即便不开心也无法反抗无法清楚的表达自己的看法,因为我很懦弱,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我想摆脱的高中的抑郁症的状态我应该怎么做,想着跟着大家走应该没问题吧。可是第一个人的噩梦开始了,我开始跟她格格不入却只能很疑惑的受委屈。第二个人,我不知道当我非常真诚的去做她说的所想要的事情的时候,她跟我说是开玩笑我怎么当真了好无语的时候,我尴尬了,原来我又该去学会哪句是玩笑话那句是实际的。就像当初高中那个朋友说我居然听懂反话和讽刺的话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这就是情商太低智商也太低。可是当我努力想做到去听懂他们的话时,已经变成了敏感人群的一员,我会看他们只是没有做表情而已就害怕他们生气,这个可能来源我妈和我高中那个同学。他们总是用沉默来表示生气,我一展莫愁只能怀疑自己,360度觉得自己都错了。我会听到每一句话我都不再敢相信,因为我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自己蠢又听不懂其他的意义,或是玩笑或是反话。因此我变成了一个复杂的人不朴实的人,可是我想说我只是害怕。第三个人,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他现在看我只是不过三秒,充满了冷漠,我不敢再对视,我心里难受。

  我理不清楚我自己,有时候莫名明奇妙的清楚了了,确是觉得自己就是那么蠢,那么不善良,那么不真诚,所以事已至此我还能如何,总是改不了。总是害怕。我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畏惧可是一遇到小困难就情绪奔溃,觉得自己一事无成辜负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那天大学里的第三个人站在我身后看我的做好的放在旁边的雕塑,一声不响,我差点害怕的要哭。

  回信:

  或许你组织语言的技能不是那么高超,但足以令我看懂你在说什么。我有被深深打动,被你真切的焦虑、无措、慌乱打动。我会有一丝心疼,虽然你我素未谋面。

  你大概比较少被自己的焦虑、无措、慌乱…这样一些你不知如何处理的情绪打动。每当此时,你似乎更倾向于问“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缺乏足够机会习得和这些情绪相处的技巧,这令你更焦虑、慌乱、无措。其实,情绪并无对错,打动人心的,是真实。如其所是地展开,如其所是地看见,最具力量。

  不,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甚至,事情变得糟糕,并不一定就是哪一方做错了什么。囿于环境、资源等各种缘由,有时候事情一开始就是埋下了糟糕的根源。但幸运的是,人会慢慢成长,可以渐渐积蓄力量,去面对原本难以应对的局面。孩子对专制又辛苦的父母生出怨恨、愧疚种种复杂的情绪,看重友谊的青少年感受到冷漠或未被完全理解,从而难以再去信任,过去的经历对你现在、将来产生影响,都是符合逻辑、很自然的事情。

  然而那并不是说,就只能如此了。事实上,改变的空间大得很。去理解那些经历到底对你意味着什么,去体察那些如今仍旧浮现在你心中的情境到底给你什么样的感受,去体会走过暗黑丛林时你的脆弱和力量,去重述你的故事。这个过程,你可以自己完成,也可以同你信任的朋友、师长交流,也可以寻找专业帮助,总之这些资源都可以为你所用。当你做到这些,或许你会发现新的内容、新的意义,你看待生活的眼光也会有所不同。那时,或许考试、教课、演讲仍旧是很难的事情,但你的内心可以腾出空间去面对、去努力、去接近。(映心堂心理咨询师 谭清蓉)

0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