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心理咨询经验分享6】如何做诠释(interpretation)


图片均源于网络


  诠释是心理动力取向的咨询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诠释的目的,是让来访者对自己行为的动机有更深刻的理解和共情,从而让僵化的行为模式发生自发转变。把诠释做得恰到好处并不容易。我总结了如下三个方面的经验,与大家分享。

1、诠释的语言和态度

  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诠释,取决于咨询师内心认为诠释到底是什么。如果你认为诠释就是:“我发现你的潜意识是这样的,于是我告诉你它是这样的。”(与此相关的信念是:“如果你听了说不是,那你就是在阻抗。”),你也许会用直接的判断陈述句来做诠释。   但如果你是一个来访者,有人声称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内心世界,说:你以为你爱,其实你是恨,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你以为你是悲,其实你是怒,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那你有可能感到不舒服,觉得这个人侵犯了你内心世界的自主权(autonomy)。 咨询师有必要尊重来访者心灵的自主权,也即,相信来访者是最了解自己内心世界的那个人,相信他是唯一有权认定自己内心是否是某一状态的人。而咨询师的工作,是协助他推进这种了解,作出这种认定。

  你可以把来访者的意识想象成一位笨手笨脚的新郎,他不知道怎样和他的新娘(潜意识)融为一体。他请你来帮忙,你最好老老实实蹲在新房外面和他沟通,千万不要破门而入、亲自动手“搞定”那位新娘。   我认为,基本的诠释态度,应该是试探性的:“我感觉似乎是这样,是这样吗?或者,会不会是那样?”对一些敏感的来访者,这样的态度可能都略显粗暴,我会用一种更加试探性的态度:“有些人可能是那样的,不知道你是不是?”或者直接用一个拉开距离的陈述:“人有时候是这样的……”然后等待对方的反应。


2、诠释的时机

  有的咨询师喜欢“趁热打铁”:在来访者处在某种情感中时对这种情感作出诠释。有的则喜欢“趁凉打铁”:在来访者已经度过某种情感,心情平复时作出诠释。   个人以为,什么时候打铁,要视具体情况而定,有时甚至可以不打铁。比如来访者发现咨询师把自己曾经说过的一些事情忘记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而TA早年又有被忽视的经历:家人从来不记得TA的生日,好吃的忘记留给TA,TA说什么别人也不当一回事……咨询师需要立即向来访者确认其中的关联吗?如果来访者见诸行动,而且危及到咨询的正常进行,比如迟到,连续取消,提出结束咨询……这时就需要及时进行诠释。   而如果来访者只是气呼呼地指责咨询师,或声泪俱下地控诉咨询师,或鄙夷咨询师的专业能力,新手咨询师就有可能感觉不适,立即进入一种防御状态,试图打断来访者作出诠释。如果这样做了,那就是咨询师的“反移情见诸行动”了(比如咨询师早年正好有被人无端指责、冤枉、误解的经历,并留下了创伤)。这时,我认为比较合适的做法是觉察并容纳自己的反移情,同时让来访者充分表达,等TA情绪逐渐平复时再作出诠释。

  有时候,来访者的移情可以不必作出诠释。比如,来访者有时会对咨询师产生依恋,想和咨询师靠得更近,甚至做朋友。这些情感也许和来访者的早年经历有关,也许和咨询的进展有关,但如果没有给咨询带来障碍,就暂时不必去诠释。比如来访者说“你要是我的朋友就好了。”咨询师如何回复呢?新手咨询师可能会说:“你有这样的愿望,是因为你成长过程中一直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或者“你以前不想跟任何人建立联结,现在你愿意和人交朋友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这样的回复也许没有说错,但似乎有些生硬地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早年我也曾作出类似回复,但如果换成现在的我,可能会问:“如果我们成为了朋友,会发生什么呢?”——让来访者展开进一步的联想。如果来访者描述完了联想,又把这话说了一遍,仿佛有“能不能让我们成为朋友”的意思在,那我可能会重申一遍咨询关系的设置,让TA知道我们不能成为朋友。   不过,有时来访者表达想和咨询师成为朋友,未必是一种“正性移情”,也有可能是出于某种原因(讨好、害怕被抛弃、希望获得更好的服务等)想和咨询师套近乎,甚或是种“负性移情”,比如否定咨询师的职业能力,相当于委婉地表达:“其实你能给我的,并不比一个朋友多。”



  当然,在上述几种情况下,咨询师的诠释还是跟着来访者的情感走的,也就是说,咨询师诠释了“浮现在前景中”的内容。新手咨询师常出现的一个问题,是过早地做了诠释,诠释了那些“还处在背景中”的内容。极端的例子,就是在发现来访者有俄狄浦斯情结时立即作出诠释:“你的问题就是你喜欢你妈,又想杀了你爸。”   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是由许多欲望、情感、自我欺骗(防御)层层叠叠交织覆盖而成。经典精神分析会把它比作考古:明清墓葬下面埋着东汉墓葬,东汉墓葬下面还埋着春秋墓葬,春秋墓葬下面还有个石器时代的废墟,要一层一层溯着历史往下挖。

  在我的理解里,它更像是一块萝卜地,里面有不同时期种下的不同品种的萝卜,挖哪一个呢?来访者的潜意识会告诉你答案,有些情感的萝卜会直接从泥土里露出来,有时你会看到蓬松开裂的土块——这都是你可以去工作的地方,但不必对它们出现的顺序做任何假设。多数时候,萝卜成熟的时间和种植时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因为每个萝卜都是个独特的品种。很多来访者并不像经典精神分析暗示的那样,随着分析的展开不断回忆起更早的经历,他们有时会跳跃,有时又会倒退,有的来访者会在咨询刚开始就清晰地列出各种童年创伤,却对当下生活中的某个大问题视而不见。咨询师要做的,就是跟随来访者的节奏,从他当下的感受入手进行诠释。

  新手咨询师常出现的另一个问题,是诠释得太多。这可能是阅读教科书上的案例后得来的误解:写案例的人总会摘选出咨询过程中的关键时刻,以便向新手咨询师展现那些有效果、有意义的部分,有时会让新手咨询师以为咨询就是由这些时刻构成的。如果新手咨询师有机会旁听一整节咨询,就会发现,那样的时刻在咨询中所占的比例,可能和一个垂钓者提杆的时刻在整个垂钓过程中所占的比例相当。所以,新手咨询师在阅读一整篇咨询逐字稿时,也许会感觉昏昏欲睡,就像普通人在观察别人钓鱼时一样。认真垂钓的人其实每时每刻都在关注浮漂,根据TA的经验作出不断变化的判断。新手则会操之过急、烦躁不安,频频提杆又一无所获。   有时,新手咨询师很容易在咨询中感到焦虑(“我现在该说什么?TA已经说了那么多,还问了我许多问题,我总得说点什么吧?”),而做诠释,成为缓解咨询师焦虑的有效方式(“瞧,我还是做了点什么的,精神分析精神分析,我不是已经帮TA把精神分析出来了吗?”)   其实,对新手咨询师而言,能坐在来访者面前,承受这份焦虑,耐心倾听,就是很大的成就,这是来访者的大部分朋友和家人都无法为TA做到的(否则TA可能也不必来找你)。同时,为避免过多诠释,一个可行的技巧是,如果同一个诠释在你脑海中飘过了三到五次,再把它说出来。


3、不要把诠释作为一种防御方式

  不少新手咨询师学会了移情、投射等基本的精神分析概念后,内心的自以为是会被调动起来,下意识地在咨询中“放飞自我”,引发了来访者的情绪,就通过诠释把问题推到对方身上。   假设你是来访者,你的咨询师连续迟到了三次,你向他抱怨,他做了一个诠释:这是移情,你的抱怨,针对的是你幼年时期那个当你有需要时未能及时出现在你身边的父亲。你发现他很难理解你想说什么,你向他表达愤怒,他又做了一个诠释:你的愤怒,针对的是幼年时期那个经常对你共情失败的父亲。你反复申辩,他毛了,对你发火,你说他这样的反应让你觉得厌烦,于是他又做了一个诠释:你的厌烦,针对的是你幼年时期那个脾气暴躁、动辄发火的父亲。   你否认,你觉得这样的对话就像一个接一个的恶心的圈套,但他说:你这是在阻抗!   也许你父亲的确曾在你需要他时没有及时出现,经常对你共情失败,而且脾气暴躁、动辄发火,也许你的确对他有抱怨、有愤怒、有厌烦,但一个咨询师如果连续迟到三次、不断共情失败、对来访者发火,还丝毫不觉得这些行为有问题,反而把“问题”一股脑儿推到来访者身上,那“阻抗”咨询的人就是他了。

  在这个极端的例子中,我用的代词是“他”,而不是前文一直用的“TA”,因为据我观察,这样的做法在男性咨询师身上更为常见。究其原因,恐怕是我们的文化更容易让男性变得自恋、自我中心和任性,而不少男性咨询师在开始咨询时,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分析和治愈。   咨询师应该对自己身份所附带的责任有所担当。如果咨询师认为自己是一块“白板”,让来访者把无意识情感投射到TA身上,那就得做好一块白板。有时TA想象自己是一块白板,但事实上可能只是坐在咨询师位置上的一个扭动不安的孩子。

0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