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心理咨询经验分享5】女性咨询师如何休产假


图片均源自网络


  对女性咨询师而言,有一个特别的假期,会对来访者造成相当大的干扰:产假。   虽然咨询师有必要对自己的私人生活适度向来访者保密,维持一定的“匿名性”,从而给来访者留下想象的空间,但怀孕生产这件事,是不可能保密的。   一些女性咨询师会在孕产期到来之前,直接结束和来访者的咨询——她们决定暂停心理咨询这份“职业”,一心一意照顾家庭。但在来访者的潜意识看来,这等于是在说:“妈妈要去生养另一个孩子了,从此不再管你了。”   即便只是休一个产假,有时在来访者的潜意识感受中,也像是妈妈要生二胎一样。

  许多来访者都会在潜意识中把咨询师感受为自己的父亲或母亲,虽然他们意识层面很清楚,咨询师绝不会只有TA这一个来访者(这位理想的父亲/母亲绝不只有TA这一个孩子),但只要TA没有见到别的来访者,就能一直维持一种仿佛自己是这理想的父亲/母亲唯一疼爱的孩子的幻觉(至少在每周一次的见面中,这位父亲/母亲真是全身心地只关注自己啊!)。   而咨询师怀孕生孩子这件事,彻底戳破了这个幻觉:你瞧,你并不是我的孩子,我有我自己的、真正的孩子要照看呢!   不是所有人都会对咨询师休产假有如此反应,但对那些受影响的人而言,这一影响的确不小。

  女性咨询师从怀孕开始,就需要渐渐开始为以下这些问题做准备了:  1)什么时候告诉来访者你怀孕了?是你主动告诉他们,还是等他们看到你微微隆起的腹部,或者看到你在咨询中间因孕期反应而告辞去洗手间的时候?  2)如何把你们关系中新出现的一些波动,和这件事联系起来理解?   咨访关系这种职业设置,有时容易让咨询师产生一种幻觉:和自己相比,来访者是两个人当中那个相对愚钝、麻木、不那么敏感的一方。有时事情恰好相反,咨询师和来访者两个人面对面相处时,由于咨询师心里需要思考许多如何展开工作的问题,而来访者相对放松、自由、没有压力,有时来访者的敏感会出乎咨询师的意料。



  我在怀孕后,查阅过一些相关资料,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有不少来访者都会在咨询师表现出明显的怀孕迹象(身材变化和孕吐)之前就知道咨询师怀孕了,有一位来访者甚至在咨询师发现自己怀孕之前,就已经感觉到她怀孕了。当我告诉一位视频咨询的来访者(TA无法看见我的身材变化)我怀孕的消息时,TA的反应竟是:我早就怀疑是这样了。   也许怀孕导致的一些精神状态的变化在有些来访者眼里本就是如此醒目,但日渐疲惫、忙碌,又要为即将出生的宝宝做各种准备的咨询师,反而失去了平时的敏感,更无暇捕捉和处理来访者细微的变化,所以休产假前,有必要尽早开始留意并解决这些问题。

  除了“妈妈要生二胎”的感受外,来访者还有可能产生如下反应:  1)“既然妈妈要照顾更小的孩子,我就识趣一点,不要给TA添麻烦吧。”   潜意识里有这种感受的来访者,可能会压抑对咨询师的愤怒和不满,或者向咨询师“报喜不报忧”,或者和咨询师渐渐疏远,甚至有可能找理由来结束咨询。   这种想法背后,有时是对咨询师职业能力的不信任——“她怎么会有能力同时照顾好这么多孩子呢?有时是一种“施害妄想”:觉得自己本来就是咨询师的精神负担,咨询师都怀孕了,还每次对她说些负能量满满的事情,实在不人道。

  2)“凭什么我就得把自己应得的爱分给别的孩子呢?”   潜意识里有这种感受的来访者,可能会在咨询和/或生活中制造更多“事端”,引动咨询师对TA更多的关注和重视,也可能开始向咨询师表达不满,抱怨咨询师不够关心TA,不够理解TA……也就是一些书本上说的“手足竞争”的议题。


  3)针对咨询师的“母亲”身份的感受。   有的女性来访者对我怀孕这一消息的反应是:连你都要生孩子了!   想要孩子而还没有的来访者,可能会羡慕或者嫉妒咨询师;家庭不幸福的来访者,可能会想象咨询师有一个“幸福美好的家庭”;受原生家庭伤害而不愿意进入“母职”的来访者,会嫌恶咨询师“又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把一个无辜生命带到这个可悲的世界!”悲观、对未来没有信心的来访者会觉得“你胆子真大,连孩子都敢生!”有过堕胎经历的来访者则有可能回忆起当时情不得已的选择而感到内疚和遗憾;而对有反社会倾向的来访者而言,“孕妇”就是一种“让人恶心的存在”……

  到底什么时候告诉来访者呢? 国外一些咨询师的常规操作是:六个月之前不主动说,六个月之后则要主动提出,并安排好休假开始和结束的时间。   如果说得太晚,可能没有足够时间讨论来访者潜意识浮现出的这些感受,而说得太早,如果咨询师发生了意外状况(比如孕早期流产等问题,并非小概率事件),那么又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来访者,并处理引发的感受——这对本就承受各种身心负担的咨询师而言,并非易事。   当然,即便留下充足的时间和来访者讨论,并努力对来访者的潜意识情感保持敏感,很可能还是不免在产假期间“脱落”一些来访者。从咨询师的角度看,怀孕的确会让她的精神能量更多转向内在、母职和未来的家庭生活,同时身体的变化又会让她的精力和认知能力不如从前(这种情况甚至会持续到产后半年),所以咨询师整体的工作能力是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不是所有的咨访关系都能承受这种冲击而不发生断裂。

0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