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如何跟人格障碍的家人相处?


人格障碍是心理问题的“硬核”。本文讨论的三种人格障碍,几乎不会成为来访者,他们是人际关系中的恐怖分子,使用一些超出常规的手段,总能达到目的。成为来访者的常常是他们的家人,尤其是孩子。他们的孩子投胎时选择了hard模式,几乎是和披着人皮的怪兽一起长大。 

本文并不是要从心理咨询师的角度谈论如何治疗这群人——如果轻易能治好他们,世界大同就不远了。本文是从一个人际关系观察者的视角出发,讨论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家人,应该怎样让自己存活下来,少受他们的影响。


三种类型:


第一种是“暴君型”,多见于男性,尤其是身体健壮,由于某种原因,在生活或职场中有些难以撼动的小权力的人。他们和人相处时,经常流露出一种“我说怎样就要怎样”的态度。如果没有利害关系,一般人都会对他们避而远之。不过他们手握权力,所以家人和下属不得不生活在他们的淫威之下。 


暴君的淫威,就是“你敢违抗,我就惩罚,我会不断加大惩罚力度,直到你屈服。”暴君的惩罚方式包括:辱骂(“小b养的你敢不听我的!”)、威胁(“我打断你的腿!”)、破坏(摔东西、掀桌子)、肢体暴力。你不服从,他就让你永无宁日。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第二种是“受害者型”,多见于女性。她们和暴君型相反,在生活中几乎没什么“实权”,唯一的资源是周围人还在情感上在乎她们——这一点成了“弱者的武器”。她们会用受虐、自我伤害或假装受伤来对他人进行情感绑架:“你不听我的,我就死给你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信手拈来,比如往地上一坐挥着红丝巾嚎啕,主要目的是引起别人的内疚:“看你把我伤害成什么样子了!” 


有的动不动骑到窗台上,一副“你要逼死我么!”的架势。有的喜欢冷不丁地扑通一声跪下来:“我求你还不行吗?”更厉害的虽然嘴上不说什么,身体已经发展出一些症状,她的心脏病高血压偏头痛,总是在你将要违逆的那一刻犯病。她往旁人身上一倒,大家手忙脚乱掐人中,这时你再有道理也不战而败。 



第三种是这二者的合体,可以称为“混合型”。他们有时是受害者,有时是暴君,两类手段都是武器,更可怕的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武器就调换了。你想做一件事,他不许,打得你皮开肉绽,你咬牙坚持,想像历史上各种威武不屈的大英雄加持自己,眼看他就要打累了,你以为这次终于可以不一样,转眼间,他就去厨房拿了把刀架在脖子上跪在你面前:“我是你的亲人啊,你就为了这点事情要把我逼死吗?” 


因为不会去求助(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实在没有求助的必要),心理学教科书里很少提到他们,但我经常在来访者的故事中听到他们,不时也会在生活中耳闻目睹。这三类人格障碍很有“中国特色”。人与人不够平等,反而被嵌在各种僵化的权力结构中,时间一长,有权力的人容易发展成“暴君型”,而没有权力的人,如果有幸活下来,且没有被完全奴化,就容易成为“受害者型”,以图为自己扳回局面。


精神病人只是单纯的“病人”,可以送去住院;反社会人格也只是单纯的“坏人”,可以抓起来判刑,而这些类人格障碍,总能凭自己的精明和高适应性,剥夺、伤害他人又让他人奈何不得。 


他们的家人,有时会在不懂事的好人的蛊惑下,尝试“好好沟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幻想能说服这些人格障碍者改变自己。这一招几乎从不奏效,于是他们认为,对方固执、说不通、年纪大了、听不进去、思想僵化、有代沟…… 

真相是:如果某种行为方式可以获益,不改变又不必付出代价,为什么要改变呢?幻想好好沟通,不过是因为干不过他——而正因为干不过他,你连上谈判桌的资格都没有。


这类人并非油盐不进,但他们往往只有瘫倒在地无计可施时,才可能认真听别人说话。 


怎样和这类人相处呢?

和这类人的沟通,要从行动层面开始。 


他们的行动一直在传递一个信息:“服从我,否则我就伤害你!”或者“服从我,否则我就伤害我自己来间接伤害你!”对此,你要用至少同等力度的信息来守住自己的边界:“你这招不灵。”或者“如果你想要什么,先要好好说话。”——这样的话从嘴里说出来当然不会有用,必须用行动表达。

 



面对“暴君”,首先要有能力离开他自谋生路。在“暴君”面前不能奋起反抗的一个常见原因,是对他还有所图——金钱、权力、保护,或者某种很可能永远不会发生的“真爱”、“浪子回头”——而这也正是他能对你为所欲为的原因。 


在暴君膝下长大的人,有时无法想像自己还有“离开”这一选项,以为人与人相处就是弱肉强食,只能以屈服换平安。其实外面世界之大,虽也有弱肉强食,基本的秩序还在,反倒是家庭,由于“我家的事不关你事”,常常成为法外之地。 


暴君也需要被“抛弃”,暴君的心理状态发生转变、开始自我反思的常见契机,就是身边的人都离去,自己孤家寡人,东西摔一地没人收拾,拳头打在墙上只有自己疼,夜不能寐,流下孤独和挫败的眼泪,才会痛定思痛,想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和暴君相处有时就像训兽,当他暴露出和“暴君”相反的一面——脆弱、无助、乞求、臣服——才是可以表示善意的时候。 


暴君跟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一样,无不是纸老虎。纸老虎里面,是一个愤怒的孩子,无法忍受任何挫败、甚至无法接受别人和自己不一样。而愤怒也是防御,为的是不暴露自己脆弱无助、害怕被抛弃的一面。 



当暴君软下来,你就可以告诉他:你是你我是我,我不可能永远像你说的那样做,但我做自己,并不意味着我会伤害你、不爱你,或者抛弃你;你希望别人怎样,要礼貌提出请求,别人同意,你当感恩,别人不同意,你只能接受。 


如果你了解暴君的成长史,可以在这时候加入一点野蛮分析,比如:我不是你爸你妈,你小时候我没打过你(我甚至都还没出生),你该报复的人不是我。 


暴君的童年往往有创伤,但治愈暴君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千万别当成自己的使命。作为暴君的家人,你能存活下来,少让自己受伤害,不要沾染(下意识地复制)暴君对待他人的方式,已胜造七级浮屠。 


面对“受害者型”,则要在日常生活中,用惩罚和奖励机制来慢慢矫正她的行为模式。


当“受害者”骑在窗户上说“你不怎样我就去死”时,的确无计可施,不论在人前还是在自己心里,你恐怕都担不起逼死家人的罪名。但等你答应了她的条件,等她从窗户上下来以后,你千万、千万(切记!)不要对她一如往常,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更不要(一定不要!)对她更好,仿佛她刚才受了莫大的委屈、你要安抚一下。 


此时你应该做的,是对她施以一定的惩罚:表达你的愤怒、批评、说教、扣她的零花钱都可以,总之要让她对这种行为付出一定代价,而不能让她把骑窗户当成阿拉丁的神灯来用。

 

别的时候,当她愿意像正常人一样沟通和表达自己的需要时,你也要多给“正反馈”。比如她想要什么,如果说“你能不能给我……”那你就给双份;如果说“你不给我我就去死”,那你给了也别让她太舒服。“受害者”在日常生活中通常没什么权力和地位,处在长期被剥夺的状态,如果你能为她“赋权”——用行动告诉她她可以有什么,有权得到什么,随时想要直说就行——当她有了富足的感觉,就会想要尊严,对尊严的渴望,能让她慢慢走出“受害者”的状态。 


——这种“治愈”当然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千万别当成目标。 


如果你的家人是“混合型”,那么你也需要根据他的状态灵活切换自己的对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作为人格障碍者的家人,你的行为方式必定对他的性格有所贡献。你的每一次屈服和退让,在你看来也许是息事宁人求个家和万事兴,但对对方都是一次纵容和默许,相反,你每次坚持底线甚至施以惩罚,都有助于让他看到自己行为的后果。 




困难所在


以上对策是一种比较理想的状态,它假设你和这样的家人生活在一起,仍然拥有比较健康的人格和比较强大的心灵——事实上这不太可能。如果你发现上述建议你赞同,但做不到,那就得先了解自己,让自己强大起来。 


无法驾驭这些建议的常见原因包括: 


1)你有回避冲突的倾向。 

回避冲突的人常常会用“以和为贵”“家和万事兴”或者“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那么难看?”一类教条来进行防御,内在真正的状态是恐惧。情感层面,回避冲突的人还是一个脆弱无助的孩子,面对强大而暴怒的他者,他们形成了一个内在信念:对抗毫无意义,只能委曲求全以图自保。即便他们长大,体力、能力上都有可能和对方一决高下,内心这种信念仍然留存,让自己畏首畏尾。 


还有的时候,他们害怕的不是对方,而是自己内心深深压抑的愤怒。这种愤怒积攒酝酿了许多年,他们害怕一旦爆发,会像火山洪水,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且没有回转余地。——这种恐惧有一定道理,愤怒是一头有力的野兽,驾驭自己的愤怒、让它为己所用,需要一定的技艺和练习。回避冲突的人没有过这样的练习机会,于是害怕它,进而更不去练习,进而把它压抑得更深……要破这一恶性循环,只能慢慢鼓起勇气接触愤怒、体验愤怒、表达愤怒。这个过程当然可能伤及外人,但人格障碍者的防御方式往往坚硬复杂,即便受伤,也只是擦破点皮。 



2)这正关联到第二种常见的原因:你会把自己身上脆弱的部分投射到对方身上,以为对方和你一样受不了粗暴对待和恶言恶语。

这就好像被职业拳击手打了一拳,你本想回敬,却犹豫起来:“我被他打那样地疼,我打他,他也会那样地疼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还是算了吧。” 

本文说的这些人格障碍者,尤其是“暴君型”,都相当皮实,你对他的攻击大都是在给他挠痒痒,你需要考虑的是怎样让自己更有力量,而不是会不会伤他太深。如果真的伤到了,很好,暴君被打趴下的时候,就要开始反思了。 


3)第三种常见的原因,是暴君手里有一个人质,会让你投鼠忌器。

比如“暴君”父亲身边,常常会有一个仿佛得了斯得哥尔摩综合症的母亲。也许是习惯了受虐,也许是畏惧反抗,也许是害怕被抛弃,也许因为自己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总之他们对暴君有罕见的承受能力和包容度,有时甚至对他们挺好,让外人看不懂。 

 有人质在手,暴君如虎添翼,就算你单挑能制服他,他转身去伤害你在乎的人,你还是一个输。 




这时的你,可以判断一下暴君有多危险。如果是掀桌子摔东西程度的暴君,你可以把家里贵重物品转移出去,然后继续挑战他。他的爆发会增加人质的恐惧和焦虑,但只要人质没有真正受到伤害,这种加码会有助于破坏病态关系模式——人质受不了了自己会行动起来(不要害怕人质的眼泪,弱者常常要在痛哭之后才会升起勇气)。 

但如果是动拳头的暴君,人质又深陷其中、宁愿粉身碎骨也不离开他,那你很有必要离开他们。不仅是为了自保,有时一个人离开家庭,会打破某种微妙的平衡,迫使别的成员作出改变。 


4)第四种可能的原因,是你对人格障碍的家人还抱有幻想,觉得哪天他自己会想通、会领悟、会忏悔(是啊,逼死你的那一天也许会的),或者觉得外面的人会让他碰壁(其实有你做他的臣民他何必去招惹别人呢),或者下意识怀有侥幸心理,觉得他会在你先死,于是一边养生一边等待(其实长期处在情绪压力下的人寿命更短)。 

我只想说,生命的每一天都是你的——不会再来的一天;把这一天天葬送给人格障碍,恐怕是最不值得的度过方式。 

当然,你脑子里也许还有传统孝道的精神(病),按照它的逻辑,你就是养一头猪准备过年杀了吃,猪也该谢谢你的养育之恩。或者你要说父母内心深处都是爱孩子的,都希望孩子好——也许这种爱太深了,深到你实在难以透过厚厚的、“表面的”恨看到它,但既然你相信它存在,那你更该竭尽全力,朝着让自己健康幸福的方向发展,而不是让自己被这种“表面的”恨伤害。 


其他未竟的方面,多因人而异,可以找心理咨询师细聊。 


提醒一点:本文所建议的“惩罚”,是为了让人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并承担相应的责任,付出相应的代价,本质上是一种“惩戒”。如果你和“暴君”一起生活过,很可能下意识地学会对别人施暴以达到目的——这本质上是一种施虐和控制。用“惩戒”来规范暴君的行为,需时常带着自我觉知,否则容易成为另一个以暴制暴的暴君。这样你虽然制伏了暴君,但“暴君”也活了下来——活在你身体里,而且变得更强大。


不良的心理因素,会像病毒一样传染给经常相处的人,传染过程中,还会发生“演化”,比如施虐演化成受虐,自恋演化成抑郁。作为人格障碍者的家人,你能为这个世界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健全,成为心理问题的“免疫屏障”。


请不要独自苦恼,您可以选择咨询我们。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东京映心堂心理

电话:070-0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1@gmail.com





4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