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到底为什么要善待孩子?



图片均源于网络

  “如果孩子们的苦难是用来补足赎买这真理所必须遭受的苦难的总数的话,那我现在要预先申明,这整个真理不值这样的代价。”——《卡拉马佐夫兄弟》

  生孩子是个奇妙的体验。经历了一天在极致疼痛中的辛劳,几乎垮掉的身躯摊在轮椅上,被护士推回病房。中途经过育婴室,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见一排婴儿齐齐整整睡在各自的小车里。

  哪个孩子是我的呢?远看看不出多大分别,皮肤都是微黑而皱,脑袋都有些尖,眼睛不太能睁开,饿了拉了就哭起来——没有别的办法,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柔软而脆弱,只能靠成年人恩赐的一点照料活下去。

  看见护士往来其间,查看哭了的孩子需要什么,心里颇感安慰。然而只有在此时,他们得到的是几乎一视同仁的照顾。三十年后,他们将成为这个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企业家、教师、程序员、餐厅服务员、快递员、家庭主妇,以及妓女、精神病人、智障、小偷、杀人犯、吸毒者——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者”,和那些被叫作“人渣”的人。

  谁会成为后者呢?看着育婴室里的他们,我还猜不出。但心理咨询师这份职业给我提供了一个视角,可以连接这二者:一旦他们被父母带回去,进入一个家庭,一种生活状态,许多联系就会渐渐浮现出来。

  那些被忽视、被贬损、被性骚扰和性侵的女孩,长大后更容易成为妓女和“公共汽车”;那些长久哭泣而得不到回应的孩子,更有可能患上精神疾病;那些被频繁施以身体虐待的孩子,更容易走上从虐待虫鱼,到虐待小猫小狗,到虐待更小孩子的道路,最终成为一个虐待孩子的父母,甚至一个连环杀手……



  这世上有很多人,羞辱小孩时,觉得只是在逗小孩玩;强逼小孩学习时,觉得是为小孩好;把手伸进小女孩裙子里时,觉得只是找点乐子(反正她们还不懂事);把小孩当自己的出气筒时,自欺欺人地说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更多的人,在草丛里看到弃婴时会假装没看见;听到邻居家小孩被打得撕心裂肺地惨叫,会告诉自己莫管他人闲事;听说谁家的男人把小女孩强奸了,会跟着嚼一嚼舌头然后忘记这件事;看到残废得没了人形的孩子裸露着伤口在天桥上乞讨,会说没办法社会就是这个样子。

  还有更多的人,知道社会险恶,“难免”会有些孩子成为“被侮辱与被损害者”,成为“人渣”,成为伤害别人或被别人伤害的人,于是他们努力挣钱,给自己的孩子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更好的教育条件。他们也许对所见的现实感到无力,觉得能做的,就是尽量保证自己的孩子不会成为“那样的人”。其中一些人又或许觉得,只要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就放心了,至于那些“输在起跑线上”的孩子会怎样,不关我的事。

  等到社会新闻把聚光灯打到某个孩子的二十年后,这三类人往往都震惊了:“南京吸毒母亲饿死两女童”——世上怎会有如此狠心的母亲?“陕西米脂县中学砍人事件九死十伤”——世上怎会有如此歹毒之人?“某知名学府又一年轻学子跳楼身亡”——啧啧,真可惜,好端端地怎么就想不开呢?

  我想,会有同行和我一样,看到这些新闻并不感到震惊。如今的这些社会新闻,很多都是二十年前那些被忽视、被伤害的孩子的悲剧,在他们成年之后,几乎顺理成章的引爆。

  正如,今天的我们如何对待周围的孩子,已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二十年后的社会新闻会有些什么。

  “但他们长大了,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从心理学的视角,会看到太多披着成年人皮的孩子,他们不是不愿长大,而是他们所诞生的环境,根本给不了长大所必须的资源和条件。从这一意义上说,“自由选择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句话,只适用于在健康的环境中身心发育成熟的个体。

  当我们容忍一个孩子被羞辱、被欺负、被忽视、被虐待,就相当于容忍TA成年后为自己和他人带来悲剧。

  除非,除非TA们成为那些早早被杀死的弃婴,那些因创伤而智力低下、身体残缺的人,那些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人,那些还保有一丝善意、宁愿残害自己也不愿伤害他人的人……否则,社会很可能要为过往的恶行和冷漠付出代价。

  一个成熟、有远见的社会,将理解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将会明白,“邪恶”也好,“残暴”也罢,“愚蠢”也好,“不可理喻”也罢,追根究底不过是两种东西:支持系统(适当的养育、照料、教育、关注和爱)的缺失,以及创伤的堆积。

  一个成熟、有远见的社会,将会愿意把花在这上面的钱:






  ——花在孩子身上,让饥饿的得以吃饱,寒冷的得以穿暖,被抛弃和被虐待的有地方可去。

  这些事情花得了多少钱呢?二十年后,如果他们要重新变回一个正常人,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心理咨询,每周一到两次,每次好几百。

  我常常觉得,我的工作就是在为那些觉得小孩不懂事、没有记忆、无力反抗、不重要、不是真正的人、可以随意塑造……而任意欺侮、控制、霸凌、蹂躏他们的人擦屁股。那边,无数麻木无知的人把无辜的小孩推进痛苦的海洋中,这边,我驾着小船一个一个地捞。这份工作并不容易:他们已经成年了,会拒绝、会不信任、会猜疑,有时会带着绝望试图摧毁小船……而能靠近小船的人,已是其中极其幸运者:他们有时间,有钱,有思考能力,有耐心。

  我这一辈子依仗天时地利人和,兢兢业业辛辛苦苦,也就捞个几十上百个。放眼望去,却还有无数麻木无知的人,摧毁一个孩子的心灵,像杀死一只小虫一样随意。

  我的美国督导曾跟我说,我好像过于站在孩子这边了,其实父母也不容易,他们有他们难以处理的问题。我想反驳她的是,在美国,那些带着恶意伤害孩子的人被送进了监狱,而在中国,这些人不仅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余生还能一直用“孝道”来胁迫自己的孩子;在美国,那些有心无力的家庭多少能得到社工的支持和帮助,而在中国,他们会在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中进一步被碾压、被踩踏,这份“负能量”,经层层加码后,最终又落在他们的孩子身上。


  我总以为我们还是在走向文明的,神舟一号接一号地上了天,爱疯一款比一款好用,这个要崛起,那个要夺第一,何至于人和人之间还是像鸡群一样,建立一个“pecking order”,强者欺凌弱者,弱者欺凌更弱者,最终让伤害落到最无辜、最脆弱、最没有还手之力、最不能发声的孩子身上,又给未来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难道我们只能自我安慰说:自己的舒适生活必须建立在另一些人的苦难上,我们对此毫无办法,只能努力确保自己不要成为那些人?

  生孩子是个奇妙的体验,它会让人不得不怀着更大的勇气去面对这些事,去承担相应的责任,去思考如何减少生命最初几年中那些毫无必要的痛苦。

  愿每个孩子都能有一个不那么艰辛的童年,愿每一份童年的苦难都能得到言说、理解、关注和慰藉,愿每一个早夭的灵魂都能化解悲怨,往生他方。


1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