検索

【映心倾听】用更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的合理需要




网友来信


李智,

     你好!

     谢谢你的回信!过了这么久才回复,因为一直不敢打开你的回信(很想对自己翻白眼,明明是我主动求助的……)。

     在回家的高铁上收到了回信,可看到1/3处就退出了,之后在家里也打开过一次,仍是无法看完,直到回到上海,才重新打开它。我的辩解是:只是想到回家就让人充满了无力感,就放弃挣扎……

     但其实这次回家的体验特别好,父母让我随便睡懒觉,绝口不提找对象、找工作(我目前自由职业摄影师)、结婚、生孩子的事情,也不让别人提,聚餐时偶尔有堵不住的亲戚朋友的嘴,但父母都站在我这一边。自打我出生以来,这是第一次在自己家过年,之前都是轮流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过年。我好像突然有了“家庭生活”,偶尔和妈妈一起去逛超市。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表弟过年期间也住在我家,感觉和爸爸妈妈之间有了一点调和剂,起码在场有一个我熟悉的人,叔叔伯伯来家里做客,我也可以感觉到“自己是主人“,去做一些招待。爸爸每天做很多好吃的,还让我点菜。难以置信的对我没要求,不去见亲戚OK,不陪他们吃早饭OK,长时间看剧OK,几乎是做什么都OK了。我能感觉到父母在试图给我一个更舒适的“家”,试图弥补我,这也许是我的过分解读,我不确定。

     尽管如此,这个假期也还是没做什么建设性的事,背了相机三脚架回家,本想去拍一些我们生活的这个城乡结合部的照片,最后因为天天下雨,外面又湿又冷,出门动力缺失,基本天天在画画和看书看剧中度过。

     回来上海后我试着做了你交给我的两个练习,过程有一点难,我很久没有在想到童年经历的时候哭了,之前以为自己已经通过反复讲述童年和家庭往事而脱敏。

     第一个练习很有用。如果说顺从父母的安排,我第一个回忆是7岁多时,妈妈告诉我他们要一同出门打工养家,因为此前一人工作一人带我的方式无法存款,我记得妈妈在挂历后面写“坐吃山空,怎么办?”我很理解她,虽然当时有点迷茫,我不知道离开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要我突然开始一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我有点不知所措。他们告诉我要听大人话、好好学习,他们很快就会回来。走之前他们带我去剪掉了长发,因为之后就没人给我扎辫子了,而我自己也不会,我就这样保持小男孩的发型到大学。理智告诉我要去理解和接受这个决定,因为并没有其他的选项。在亲戚朋友问起时,我隐约觉得提问的人都不怀好意,想要逗我哭,于是更加倔强地表示“我不怕,我才不想他们,我才不会哭,12个月很快会过去的,这有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我是一边带着对未来的恐惧和迷茫,一边假装懂事的,仿佛进入了一个自动程序,在这个设定下我失去了自主能力,只会按照唯一可行的,也就是大人暗示给我的方式去行动。在之后的生活里,我看起来很独立,从今天穿什么衣服,到大学、专业、工作都是自己选择的,但是这种选择里,有很多的家庭教育预设的东西,我觉得所有的选择都是自己做出来的,但是那个guidebook其实是父母和家庭交给我的。这一点是在西班牙交换的半年里意识到的,当时状态非常不好,经常半夜等室友睡觉了,就开始在客厅哭,拿头撞墙,因为觉得太难受了,厨房里的刀具齐全,就在眼前,我总想把自己划开,但是理智觉得不可以那么做,于是只能撞墙来释放那种很难受的感觉。

     其实至今我也不知道如何解决当时的那个问题,除了接受。在贫穷和分离之间,没有选择。我会觉得个人在时代和社会面前是无力反抗的,对于普通人来说,逆着时代的洪流而上只能是美丽的英雄梦想,现实最多是慢一点的随波逐流,就这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但我会允许当时的自己哭出来,告诉他们虽然理解但是痛苦,虽然我不觉得一家人抱头痛哭可以代替朝朝暮暮的相伴。

     以前我觉得自己没有”家庭生活“的记忆,现在不弥补童年的缺失,以后只会更难甚至无望。但是二十八岁的我,没法在这个时空真实地满足自己八岁时候的需求,构建一个虚假的空间去自我安慰更可行一点。现在要我坐在我爸腿上撒娇是不可能的,甚至一些稍微亲密的举动都觉得尴尬。我现在更倾向于去说服自己:其实和父母之间只是在重大事件上达成一致,让彼此的生活都可以继续就可以了。没有完美的家庭,我现在拥有的就是最好的。(但我总是忘记给自己洗脑。)


     我希望和父母有深层的交流,可是好像春节期间,我和自己都失去了深层的交流,有时候想找个机会跟他们坐下来详谈,最后连主题都定不了。去年的春节我和爸爸就工作、婚姻的事情有过讨论,爸爸的意见是:自由摄影师这么辛苦这么不稳定,你怎么能找个好婆家。我的意见是:结婚不是必须做的事情,如果遇到合适的人,我也不排斥结婚,但总归我是要过好自己的生活的,有没有另一个人都一样。至于工作的稳定度,我会努力去改善。好像至今我的想法也没有什么改变,于是今年的假期,直到最后也还是什么都没说。

     叨逼叨说了这些,最后想说,你给出的“看到自己脆弱的那个部分,好好滋养、照顾、鼓励自己脆弱的那部分成长,透过缓解痛苦和愤怒的感觉,创造更宽阔的内心空间,一个人才会有空间在忍耐不舒服的情绪同时,调整行动方式。”这个方法,看起来很厉害,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希望可以得到你的更多指导。

     以上。

     祝好!





映心堂咨心理咨询师回信


        见信好。

        很高兴知道你这次回家的体验!不知道我能不能把这种有点陌生,有点不知所措、但可以自己作主的“家庭生活”新体验概括成:

        「啊,原来我还可以和我的家人有这种方式的相处。好像不错,但好像又有点怪怪的。」

        我甚至感觉一点嗔怪:「我这么没用,你们居然还对我那么好。」

        嗯……不知道你看到这里有什么感觉?

        谢谢你不仅尝试了我在上一封信中提到的方法,而且还告诉了我那么多关于你过去和现在状况。

        我看到了年幼的、「7岁的你」是多么恐惧、孤独。

        对于「7岁的你」来讲,好像是突然之间,你没有了父母。

        顺从大人的安排,不麻烦别人,独自作出关于自己的所有的决定,留学,选择职业,出类拔萃,做“有建设性的事情”……这就是你的guidebook:7岁的你深信(也可能是一种盲目的希望),只有顺从和优秀,才能得到爱和陪伴,“他们就会很快回来”;但实际上他们好像就慢慢消失不见了。

        渴望的陪伴和指导一直都没有出现,一再破灭的希望以及多年以来的孤独,让你觉得痛苦。

        以你28岁的知识,你了解到个人在社会面前如何无力,了解到「贫穷与分离之间」没有选择。但28岁的社会知识,没有办法缓解「7岁你」的痛苦和孤独。「7岁你」的渴望和恐惧依然强大,强大到一直在支配着28岁的你生活,而你对这样的恐惧和孤独感到无力甚至于无望。

        就好像你在信中说的一样,“二十八岁的我……构建一个虚假的空间去自我安慰更可行一点。”


        确实如此。想象练习就是一种虚假构建空间,但进行的是有真实效果的自我安慰的行为。这些在想象中的对话,虽然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但却能对你的情绪产生实际的影响(就好像你的记忆和渴望只是你脑中的一些概念,但却会对你的情绪和行动产生实际的影响一样)。

        (不要为自我安慰的需要感到羞愧,这是人类在进化中生存下来的重要机能。)

        所以,想象练习不是为了重新经历童年的痛苦,而是让那些来自于你童年的感受,得到表达、安慰、感觉到安心的体验。




        简单来讲,这个想象练习,是让你担当一个仁慈、有超能力,可以穿越到过去的时空,改写自己的记忆,拯救自己。(听起来是不是很酷?)

        那么,在你的想象空间中,7岁的你需要什么?

        我想象一个孤独和痛苦的7岁小孩,应该会很希望得到别人的安慰、陪伴。我可能会跟一个突然间没有了父母,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做决定的7岁小孩说:         - 「你一定很害怕、很孤单吧。而且,你那么小,就要一个人要做这么多的决定,也没人商量,真的很辛苦。」         - 「我可以陪陪你吗?只要你想,我都愿意陪着你。」         - 「你想做些什么,让你觉得开心一点?我陪你一起!」

        试着用一个成年人对着小孩能够有的最大的关怀和同情,在想象中对7岁的你说出这样的话,陪伴她,带她去玩,满足她的渴望。

        在容纳和了解了这些跟你7岁时经历到的、很相似的情绪,并满足了这部分的情绪需要后,我们就要回到现实了:         - 站在一个客观、但又温柔的角度去看,事实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怎样的解释?         - 在这个场景中,可以用什么更健康的方法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 可以怎么帮助自己真的实现自己的需要?




        当然,这已经是很复杂的步骤了。接受自己一下子应该不能做到全部的可能性。

        以下举个例子(如有与现实不符合的地方,请见谅):

        你在春节期间,面对着父母的关心时感到不适。你渴望沟通,但又害怕冲突,这然你觉得伤感。这种不舒服、不安的感觉来自于你从童年期间一直以来未被满足的、稳定接纳的需要。你觉得父母的举动是不真诚的。

        在你28岁的社会经验中,你很清楚,由于你们长期的分离,你们是很难达到理念层面的理解和接纳。你的父母也不能主动在言语上有更多的沟通和情感表达。然而,父母在行动的层面中作出一些理解的举动,例如不再强迫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接受你选择你习惯的生活方式,邀请你熟悉的亲戚,愿意让你比以往更多地决定自己的生活,甚至在社交场合里站在你的一边,声援你的决定。

        那么,在这个场景下,面对不安,更健康的方法当然是跟父母确定心意,问他们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转变。

        但直接问对你来讲是很难的。那么,可以做一些事情来让自己的任务简单一点。例如,         - 旁敲侧击地问:你们是不是遇到开心的事情啦?我有一个朋友爸妈过年劝她结婚,你们觉得怎么样?现在年轻人都很怕过年回家,你们有什么看法?         - 或者,写一个好处、坏处表,看看问问会有什么好处,但又有什么障碍。         - 或者,想象你最好的朋友给你加油打气,鼓励你尝试;         - 甚至,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可以问问父母,如果给他们拍照片,他们希望拍成什么样子(他们心目中的自己是怎样的)…

        因为信件的篇幅有限,没有办法更多地描述和处理你的各个部分。例如,面对分离,你可能对父母有不满的感觉,这种不满的感觉可能也在阻碍你面对真实的父母;另外,你也有一部分可能也在以“获得成功”为理由,允许自己和家人的关系变得疏远…这些不同的部分值得仔细去观看,并思考这些部分怎么阻碍/帮助自己实现目标。除了自己去思考和体会之外,咨询室里的对话也能帮助到你。

        或者,你也需要更多的方法面对自己失落,并使用更健康的方式满足自己的合理需要。在这里,也许可以参考两本书:         一本是《重建生命的内在模式》;另一本是《breaking negative thinking patterns》。

        你已经在努力思考和体会了。希望我的信能帮你距离你的目标更进一步!

        加油!

                                                                映心堂心理咨询工作室 李智


3回の閲覧

微信客服:yingxintang01

公众号:映心堂心理

Tel:042-497-3399

Phone:070-1260-0777

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7:00

邮箱:yingxintang@yahoo.ne.jp